市场

市场经济斗不过地方保护? 搜狐财经聚焦

发布日期:2022-05-10 01:13   来源:未知   

  一个月前,黄海公开点名说,上海市的私车牌照拍卖行为违反了《道路交通安全法》,“希望上海方面对这个行为再进行一次认真的研究”。

  商务部等七部门的《通知》指出的清理重点是:直接限制外地产品和服务进入本地市场的;限制本地产品和服务进入外地市场的;专门针对外地产品和服务进入本地市场收取费用的;专门针对外地产品而且阻碍外地产品进入本地市场的技术、检验、认证措施;对外地产品和服务进入本地设定许可或审批的;指定经营、购买、使用本地产品的。

  商务部最近对全国22个省、自治区、直辖市的一次调查显示,有20个省市均有产品或服务遭受地区封锁的侵害,有的十分严重。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对近4000家企业的问卷调查显示,三分之二的企业认为地方保护对企业的生产经营有影响。

  商务部调查说,近两三年,封锁保护最普遍的形式是多头检验、重复检验,甚至是超严执法、百般刁难。商务部官员解释,过去的地方保护主要是限制本地资源流出,比如烟叶大战、羊毛大战、蚕茧大战等。如今,演化为限制外地产品和企业进入。如一些地方规定只能销售本地产的肉、白酒、啤酒,财政拨款单位只能购买本地产的汽车。

  调查表明,利税高的行业易遭受封锁;欠发达地区保护更严重;流通领域受到的地区封锁更严重。特别是连锁经营企业,在异地开设分店往往会受到各方面抵制。

  有分析认为,上海市的私车牌照拍卖使得中低档车很难进入上海。2003年,上海市上牌量靠前的10个品牌中,上海本地品牌占了7个。【全文阅读】【发表评论】

  去年,从12月9日至11日,电监会主席柴松岳先后到华能、华电、中电投、大唐、国电集团进行调研。作为推动电力改革的主导力量,电监会面对电改一年来愈演愈烈的“电荒”,不得不与五大发电集团一起直面电力改革与发展中存在的问题。

  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某地方电业局局长说,电力改革的脚步仍停留在各省省会及大城市,各地市电力行业问题重重,电业局角色非常尴尬。当电力主管部门焦头烂额为解决“电荒”出谋划策的时候,地方上的问题也正蠢蠢欲动、逐渐浮出水面。

  据透露,各地市电力系统面临的最大问题应该说是收费难,而且拖欠电费最多的各市县政府机关、电视台和一些因经营不善而倒闭的企业。有些地方甚至几年来从未交过电费。但因为电业局受制于这些拖欠电费的部门、单位,所有损失只能自己消化。该人士告诉记者,在地方上,这是非常普遍的现象。《电力法》长期没有修改,更使这些现象有空可钻。

  某地方电力系统一主管表示,该地区有许多地方发电厂,按照国家规定应该被砍掉的,但是因为牵涉到职工下岗的问题,基本上都被地方保护起来了。

  不管是亏欠的电费还是被保护起来的地方小发电厂,都使国家的电力改革步履维艰。【全文阅读】【发表评论】

  “企而优则仕”是一些地方为刺激经济发展而导致的现象,尽管是出于发展地方经济的良好目的,但与其可能产生的负面效应相比,“红顶商人”实际是弊多利少、得不偿失。它首先会使得地方保护主义盛行。“红企”与“纯企”的区别就是,搞地方保护,前者不需像后者一样打报告,而只要利用手中的权力直接下令则可。

  “企而优则仕”也使“未仕”企业处于不利地位,难以获得平等竞争的机会,因而变得更容易“从政策上”败下来;“企而优则仕”使商人兼有行政权力,为了“扶植重点企业的发展”,商人就可能调动行政权力侵害百姓的权利。

  “商人”戴“红顶”容易滋生腐败更是显而易见。“重点企业”的发展无不是在领导们大力关照下取得的,那“投之以桃报之以李”也就是天经地义的,背后的“报答”甚至可以到以冠冕堂皇的理由半公开进行的地步。企业的领导同时又是政府领导,那干起这些事来会是如何游刃有余,而又多么兼具隐蔽性。

  安徽临泉县文王酒厂有关人士就透露,正因为厂长兼任县委常委,所以县委前年无偿从酒厂拿去100万元装修房屋,政府还经常无偿或低价从企业拿酒,企业根本无法拒绝。除此之外,由于特权在企业发展中可能起到举足轻重的作用,因而政府就还能直接进入到企业的用人、决策等重要事项中去,而这无疑会使企业最终失去生产经营自主权,从长远来看,是极不利于企业的健康发展的。 在市场经济中,政府只能充当“裁判员”角色而绝不能兼职“运动员”,否则就是越位行为,从经济政策方面来看,这其实就是重走计划经济的老路。从政治与法治方面来看,这只会成为滋生腐败与不法行为的温床。

  国家计委副主任汪洋分析:从财税体制看,现行财税体制仍具有强化“行政区经济”,激励市场分割行为的利益驱动功能,分税制使地方政府具有追求扩大本地经济规模的动力;从干部制度看,现行干部制度需要各级干部有GDP增长、居民收入水平提高等好的政绩,都需要扩大本地的经济规模,维护本地企业的利益。

  从司法制度看,中国司法机构的设置以及人员配备是属地化的;从劳动力市场看,严格的户籍管理制度,使劳动力不能跨地区合理流动,导致一些地区实行限制外来产品的地方保护政策。【全文阅读】

  著名经济学家茅于轼认为,市场经济的好处就是通过市场的竞争,淘汰效率低的产品和企业。行政力量的介入,造成竞争的不公平,结果是损失了效率。

  茅于轼表示,地方保护主义犯了片面性的毛病,只从供应一面出发,结果损害了需求一面;或者只从一个地区的利益出发损害了另一个地区的利益。

  “地方政府希望发展本地经济,这并不错。但是发展经济的方法很多,改善政府对企业的服务是最有效的,这只有正面作用而没有负面作用。而实施保护主义是害大于利的。”茅于轼说。

  调查数据表明,认为地方保护与20年前相比减轻了很多的占45.35%,略有减轻的占24.42%,而严重得多和较为严重的占16.28%。与10年前相比,严重得多和较为严重的占9.3%,减轻很多的占36.05%,略有减轻的占33.72%。

  地方保护的形式主要有直接控制外地产品销售数量,价格限制和地方补贴,工商质检等方面的歧视,其他非正式的无形限制(法规、会计、实行采购、工程招投标以及司法部门的袒护行为等)四个方面。以上四个方面的比重分别为21.75%,19.68%,27.83%,30.74%。值得关注的是,由其他非正式方面的无形限制和工商质检等方面的歧视这两个方面的比重达到了58.57%。

  调查中还发现,烟草、酒类、化肥、电力和农产品等五类产品“荣登”地方保护最为严重的产品之列。而且由于地方保护限制产品准入导致六大行业受到了较大的影响:烟草加工业、农业、饮料制造业、房地产、电力煤气水、服装业。

  有33.58%的企业认为劳动力市场干预影响到了企业到外地设厂和设立销售机构。这方面的干预着重反应在当地政府要求企业招工本地户口优先;在企业聘用外地户口从业人员时,当地政府需要额外的资格证明;由于政府相应职能不完善导致企业难以为外地职员提供养老、医疗和失业保险;为外地职员办理暂住证收取较高费用;聘用外地人才的行政手续较本地复杂;外地职员在当地入学费用高;外地职员到当地落户,解决户口较难等。

  调查中企业对于中央政府和地方政府消除经济障碍的满意程度有一定的差别。对于中央政府很满意和比较满意的占93.9%,而对地方政府满意和比较满意的只有79.27%,不满意的达到了20.73%,显然,地方政府在消除经济联系障碍的作为让相当一部分企业不能满意。